河南省淇县《朝歌文苑》网 今天是:
  文苑主页 诗 歌 散 文 随 笔 小 说 剧 本 其 他

采 风

 
     

 
采风 - 欢乐赵庄行
欢乐赵庄行
 
作者:吕文英  加入时间:2017-3-30 19:53:44  admin  点击:

   又是一年油菜花香。在这春意盎然的日子里,山水赵庄要举办第一届油菜花节。县作协组织文友们,周六到赵庄采风,我也忙里偷闲,把家里的活计安排停当,与文友们一起,如约奔赴赵庄,去亲近自然,玩赏春光。
      这是一个群山怀抱中的小村庄。村子的建筑是典型的淇县西部太行山区的建筑风格,因地制宜,石头是主要的建筑材料。村口横过道路的石拱桥造型优雅,结实美观,是赵庄的一道靓丽风景,同时也是赵庄的一座标志性建筑。村内的石头房古朴典雅,多是明清建筑,历经数百年风雨坚固依然。
      聪明的赵庄人在村前的小河道中修了几道拦河坝,用于积蓄雨季的洪水。这样,缺水的山村既有了水源,又靓化了山村的自然环境,真是一举两得!小河的对岸就是一大片油菜地,花黄初绽,花香在空气中弥漫。
      今天上午,赵庄村委会广场要举行油菜花节开幕式,摄影协会、美术协会、旗袍协会、汉服协会、登山协会、合唱团、太极拳研究会等社会团体组织都慕名而来,村里车流如龙,游人如织,一向沉寂的小山村过年一样热闹。
      许多着红挂绿、衣着艳丽的女子或在村头水边优雅地走秀,或在油菜花田里摆起各种或优美或奇特的“泡儿丝”拍照,奇山、秀水、黄花、丽人相映成一幅绝美画卷。
     我们也到油菜花田里好一阵拍,或单人或三五人合照,更少不了跟花田里的稻草人合影。作协的文友集合后,留下了快乐、幸福的合影。在此觉得真对不起勤劳的小蜜蜂,我们打扰它们工作了;也对不起美丽芬芳的油菜花,确实被人踩踏了不少,耽误了它们的成长。为了赵庄的乡村旅游事业,它们的付出是值得的!
     路边,村民们将自家的小米、核桃等山货摆出来售卖,引得游客驻足品评。看,这个摊位上还有几瓶蝎子酒,赵庄的乡亲真是实在,里面泡了足有二两蝎子,并且绝对的纯天然啊!
      胡同口的老水井边还支起一个好大的锅灶,农家大锅烩菜正在烹制中,老厨师手持一张铁锨样的锅铲在锅里翻搅,美味飘香,令人垂涎。
      我发现,手持各种设备拍照者非常之多,除了摄协的朋友拿着长枪短炮专业地取景,拿着手机的也到处乱拍。你不管在哪儿、在干啥,说不定就入了哪位的镜了。看,一位老摄影师站在高处正专心致志地调焦取景,文友刘熙连将手机的镜头对准了他,我看着好有趣,举起手机站在熙连后面,让他们全入了我的镜框,哈哈……
      看过开幕式,吃过大锅烩菜,已是过午时分。我们几个文友商量,到村南的山上转一圈儿。杨开亮主席带队,贾振君老师自告奋勇做向导,于是,我们一行八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一路上坡走着好累,我们这些连路都不常走的人,走几步就得喘口气儿。路越走路陡,我、东晓还有胖胖的开亮主席落在了最后边。前面的人走一段停下来等等我们,我们气喘吁吁也赶不上。就这,东晓还一路不停地唱着温柔缠绵的歌儿呢!还别说,虽没听这个医文并进的小妞儿说过她学过声乐,唱的歌儿还挺有味道呢!一路听着,竟也不觉那么累了。
      前面是一座陡峭的小山峰,得手脚并用才能爬上去。我们寻思,上去这个小山峰终于可以走下坡路了,那就不用这么累了。谁知上去了一看,还有更陡的山峰在前面等着!有山就有山呗,谁怕谁?大不了走几步喘一喘再接着走!
      今天阳光灿烂,春光明媚,站在高高的山头,极目远眺,群山连绵,或浓或淡,象一幅水墨画,静美的赵庄便是这水墨画的点睛之笔。山谷里,一丛丛的杏树花开正艳,让沉寂的大山生机盎然。
      终于到了传说中的收粮洞。据说三千多年前纣王在此屯兵时,曾储粮于此,故得名。洞口有一块石刻,惹得爱好历史古迹及古典文学的振君老师和开亮主席好一番研读。
      洞门口正中间是山神的神位,拜过山神,保佑一路顺利平安,开始向洞内“探险”。战乱年代,这里盘踞过土匪游勇。振君老师说,一位牧羊人曾在洞里拾到一个金条呢!一句话不禁让人格外兴奋起来。但今天,拾金条拣元宝似乎不大可能,能来这天然的洞府里看看也算人生的一件幸事了,要是能把拾金条的金庆沾到身上一点那就让人喜不自禁了。
      洞里漆黑如墨,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似乎不顶啥事儿。幸亏熙连在半山路上从一个摄影人的手里劫获了一台探照灯,为我们这一群在黑暗中摸索的人带来了光明。
      洞内空气湿润,凉爽宜人。洞顶呈三角形,洞壁怪石嶙峋,让人不禁惊叹于造化的鬼斧神工了!再往前走,不知谁在路中间挖了个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不远处,又有一个坑。令人惊奇的是,坑里竟然有一汪水,一条水管把水引往洞外不知何处去了。从坑底向前,铺着油布,滴滴嗒嗒的水声清晰而明朗。脚下的路成了泥泞,实在没法走了。拿灯向前照照,发现竟到了洞的尽头。
      出了收粮洞,该寻找下山的路了。听本地人说,洞的东边还有一条路通向山下。我们就不按原路返回了。下山毕竟轻松了许多,东晓的歌儿更嘹亮了,有时还来上几句刘欢的歌。这可把我给笑死了。她唱的《大河向东流》竟然温柔得让人瘫软。这也难怪,朝歌大诗人呀,婉约的风格已经形成,并且深入到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里了,确实难以改变呀!为了纠正她,我们几个人有时也跟着吼上两句,再静听歌声、笑声在山谷里的回声。振君老师到前面开路去了,也许是重力加速度的原因,开亮主席再也不落后了,跑在我们前面,拿起手机,把我们六朵金花美丽的倩影定格在峻秀的山岭间……
      这里的山岭一座连着一座。好不容易走到一座山岭的尽头,想向回村的方向走,不料前面是断崖。幸好有牧羊人在,开亮主席亲热地喊着老俵过去问路,牧羊人热心地为我们指引,说得向南绕过两座山岭的衔接处,走一个U字形,走到前面一座山峰。那就绕呗!谁想到绕过一道岭,前面又是一条U字形的路。想问路,但见一群山羊在悠闲地吃草,牧羊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往前看,山路好远,但别无他路,只好继续绕着走!
      谁知绕过去一看,还是U字形路……
      这次还好,有牧羊人在!振君老师、开亮主席认真地寻问了道路的走向,得知顺着山沟里的一条新开的、比较宽的路就能回村。我们兴奋极了,从荒草乱石丛中下了坡,迫不及待地走上了大路,一路欢声笑语地走回赵庄……
      远远地,又嗅到了油菜花儿的清香……



 

 
     


《朝歌文苑》网 由淇县作家协会主办     主持人:陈青梅    电话 13783928068    电子邮箱: qxzxzgwy@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淇县之窗》   老农     ☆ 
豫ICP备05000447号   公安备案410622020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