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淇县《朝歌文苑》网 今天是:
  文苑主页 诗 歌 散 文 随 笔 小 说 剧 本 其 他

采 风

 
     

 
剧本 - (电影剧本)许穆夫人
(电影剧本)许穆夫人
 
作者:编剧 韩峰  加入时间:2017-3-26 13:44:25  admin  点击:

《许穆夫人》故事梗概:
这是一个歌颂中国历史上第一位爱国女诗人许穆夫人的故事。
春秋时期,诸侯国竞相争霸,通婚联姻也成了一种政治行动。卫国国君卫懿公之妹淇儿(出嫁后为许穆夫人),与齐桓公之子无亏青梅竹马,渐渐产生了爱情。
这时,齐桓公正欲图霸业,帮助燕国打败了侵犯燕国的山戎。燕国为感谢救燕之恩,也为了日后高攀齐国这个强大的靠山,便欲将燕国公主许配给齐国公子无亏。无亏得知父王答应了这门婚事,极力反对,欲赴卫国与淇儿成婚,却被齐桓公下令不得出城。
许国国君穆公听说淇儿才貌双全,便投卫懿公所好,派使臣携10只仙鹤前往卫国提亲。卫懿公一见仙鹤果真欣喜不已,爽快地答应了许国求亲。淇儿得知消息后,从与近邻而又强大的齐国联姻结盟有利于卫国,与遥远而又弱小的许国联姻结盟不利于卫国的角度据理力争,劝说兄王,但卫懿公固执己见。
淇儿远嫁许国后,常思念卫国,写下了《竹竿》、《泉水》,抒发自己的爱国之情。
卫懿公终日玩鹤,不理朝政,民怨沸腾。北狄乘虚而入,国都朝歌失陷,卫懿公被杀。许穆夫人心急如焚,让许国立即救卫。可许穆公以许国弱小为由,不愿救卫。无奈,许穆夫人单车北上救卫,并赋《载驰》,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展示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她的三首充满爱国主义思想的诗篇,也被载入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
 

(电影剧本)许穆夫人
编剧 韩峰


片头。日外。春秋时期的古战场。
两军混战。
画外音(叠印出字幕):春秋时期,中国社会正处于奴隶制和封建制交替的时刻,周武王克商以后,开始分封诸侯,天下共有几百个诸侯国。东周时,周王室日渐衰落,一些诸侯国竞相争霸,顿时,天下大乱。中国古代第一位爱国女诗人许穆夫人,就是在这时咏唱出了载入《诗经》的《竹竿》、《泉水》、《载驰》,并在国破家亡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充分表现出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
1.日外。卫国国都朝歌、卫国宫殿、淇水风光。
随着袅袅琴声伴着淇儿深情而甜美的《淇奥》歌声:“瞻彼淇奥,绿竹猗猗。……”卫国国都朝歌、卫国宫殿、淇水风光等一一展现在人们眼前。
2.日内。淇儿(出嫁后为许穆夫人)书房。
淇儿专心致志地抚琴。随着舒缓而多情的琴声,淇儿正唱着 《淇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
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
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3.(伴着《淇奥》闪回)日外。卫国宫殿门前。
一队车马由远而近,停在宫殿门前。
随从人员搀扶长卫姬和年幼的公子无亏下车。正在玩耍的淇儿看见,忙高兴地跑向后宫院。
4.日外。后宫院。
淇儿边跑边喊:“妈妈!妈妈!”
宣姜夫人忙迎出门外:“淇儿,何事这样惊慌?”
淇儿:“姑姑和无亏哥来了!”
宣姜拉上淇儿前去迎接。
5.日外。后花园。
淇儿和无亏在玩过家家游戏,一群孩子们用手作花轿,抬着“新郎”无亏和“新娘”淇儿。
6.日外。卫国宫殿门前。
一队车马由远而近,停在宫殿门前。
长卫姬领着已长大的公子无亏下车。
淇儿和无亏相视而笑。
7.日外。后花园。
淇儿和无亏捧书而读。
淇儿和无亏舞剑。
8.日外。淇水畔。
淇水悠悠,绿竹猗猗。
淇儿和无亏在垂钓,无亏钓上一条活蹦乱跳的淇鲫鱼,二人欢喜无比。
淇儿和无亏淇水泛舟、赛舟。突然,天骤变,一阵狂风骤雨袭来,淇儿的小舟在风浪中飘摇欲翻,淇儿站立不稳,掉入水中。无亏急忙跃入水中,救淇儿上岸。无亏将淇儿抱在怀中呼唤,淇儿睁开秀美的双眼,紧紧抱住了无亏,无亏也紧紧抱住了淇儿。
(闪回完)
9.日内。淇儿书房内。
淇儿唱完一曲,心事重重地望着远方。
侍女竹青端茶进来,看淇儿呆呆的样子,打趣道:“小姐,小姐!又想他了不是?”
淇儿羞涩一笑:“去,谁想他了。”
竹青:“您唱的《淇奥》,我都听出来了。远看那淇水弯曲的地方,绿竹美貌又修长。美君子文采风流,像象牙细切细磋,像玉石精琢精磨。气宇庄重轩昂,心胸坦荡宽广。有此才华非凡君子,到底不能忘!远看那淇水弯曲的地方,绿竹青青。美君子文采风流,耳坠上翠玉晶莹,皮帽缝上珍珠象繁星。气宇庄重轩昂……”
淇儿含羞打断:“竹青,快给我倒茶。”
竹青为淇儿倒茶:“小姐,那公子无亏恐怕有一年多都没来了吧?”
淇儿:“一年零三个月了。”
竹青:“过去,长卫姬夫人每年都要领着公子来两次,这次为何一年多都没来呢?咱们卫国是长卫姬夫人的娘家,公子无亏的姥姥家,怎么说不来就不来了呢?谁也没得罪他们,何况小姐与公子都快订亲了。”
淇儿:“还没提亲,说什么订亲呀。”
竹青:“那他们还不快来提亲?”
淇儿:“齐、卫两国联姻这些年,一向友好,可是,自齐国在北杏大会诸侯,卫国背约未去,齐国便兴师问罪,两国的关系便有了隔阂。姑姑和表哥一直未来,恐怕有此原因。”
10.日内。齐国王宫。
一侍臣上殿:“启禀大王,燕国使臣求见。”
齐桓公:“有请。”
侍臣向殿外宣道:“请燕国使臣上殿!”
燕国使臣一行抬礼品上殿。
燕国使臣:“燕国使臣拜见大王。”
齐桓公:“免礼,赐座。”
燕国使臣:“谢大王。大王,微臣今日受燕王之命,再次感谢大王救燕之恩,特奉上牺牲玉帛等礼品。这是礼单,请大王过目。”呈上礼单。
齐桓公接过礼单:“山戎侵犯燕国,乃强盗之举。齐国作为东方大国,岂能坐视不管?寡人率军救燕,理所应该。”
燕国使臣:“燕王还有一事相求。”
齐桓公:“何事请讲。”
燕国使臣:“燕王对大王感激不尽,想高攀大王,让燕国公主嫁与贵公子无亏,使齐、燕两国联姻结盟,世代友好。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齐桓公:“哦?寡人在燕国倒是见过公主一面。”
燕国使臣:“公主不仅长得貌若天仙,而且琴棋歌舞无所不能啊!这是公主的生辰八字,请大王过目。”呈上。
齐桓公:“齐、燕两国联姻结盟,加强两国关系,世代友好,寡人没有疑义。但是,还须将公主的生辰八字卜之于宗庙,占其吉凶。如果二人相配,寡人就择日让公子前去送雁订婚。”
燕国使臣受宠若惊地再施礼:“多谢大王!”
11.日内。长卫姬寝宫。
齐桓公走进寝宫,长卫姬忙笑容可掬地迎上前去。
长卫姬:“大王。”
齐桓公:“夫人,无亏呢?”
长卫姬:“到郊外狩猎去了。找他有事?”
齐桓公:“男大当婚,无亏也该婚配了。”
长卫姬:“哟!您真不愧是当父亲的,操心起儿子的婚事了。”
齐桓公:“刚才燕国使臣再次来感谢救燕之恩,还要把燕国公主嫁与无亏呢。依寡人之见,只要占卜无亏和公主的生辰八字没有凶相,这婚事就订了。”
长卫姬:“与燕国联姻?”
齐桓公微微点头。
长卫姬:“可是……”
齐桓公:“可是什么?”
长卫姬:“可是无亏心里已经有人了。”
齐桓公:“心里已经有人了?”
长卫姬:“他……他……”
齐桓公:“他怎么了?何必吞吞吐吐呢?”
长卫姬:“他、他想跟淇儿……”
齐桓公:“淇儿?宣姜姐姐的女儿?卫懿公的妹妹?”
长卫姬点头。
齐桓公脸一沉:“这个妻侄女倒是不错,才貌双全。可就是卫国的国君不行。”
长卫姬莫名其妙。
齐桓公:“当年寡人刚图霸业,在北杏召集诸侯会盟,卫国竟不派一人前来,根本不把寡人放在眼里。如今,卫懿公终日玩鹤,不理朝政,民声哀怨,上次会盟时,连寡人的话也当成耳旁风。寡人不仅是他的姑父,还是当今的东方霸主啊!”
长卫姬:“可无亏与淇儿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无亏非淇儿不娶,淇儿非无亏不嫁呀!”
齐桓公:“燕国这个公主也不比淇儿差,不仅长得貌若天仙,而且琴棋歌舞样样都会。再说,齐、卫两国早已结亲,寡人母亲、你和小卫姬都是卫国国亲,再与卫国联姻已无多大意义。而燕国则不同,寡人救燕国于危难之中,燕王感谢寡人,情愿附属于齐国,送公主与无亏婚配。寡人正图霸业,岂能拒此好意?”
长卫姬:“恐怕无亏难允这桩婚事啊。”
齐桓公:“事关两国关系和寡人在列国的信誉,这事由不得他。”
12.日外。齐国郊野。
无亏骑马持弓,仰望天空:“这鸟都飞哪去了?”
随从:“这鸟一见您,都成惊弓之鸟了,早躲得六里八里了。”
无亏突然发现了树上的苹果:“看箭!”无亏一箭射去,苹果应声落地。无亏又拍马骑射,连发数箭,箭无虚发,苹果被射落一地。
众随从欢呼。
无亏仍不尽兴:“这树上的苹果都是静止不动的,本将军要射活动的。”
众人不解:“要射活动的?”
一随从:“那怎么射?”
无亏:“我从那边骑马过来,你们使劲向天上抛苹果,我就射这个抛到天上的苹果。”
众:“这恐怕不好射吧?”
无亏:“你们使劲向天上抛就行了。”
无亏骑马兜圈儿,箭射一个个抛到天上的苹果,又是箭无虚发。
众随从使劲欢呼。
突然,一只野兔窜出,狂奔而去。无亏快马加鞭追了过去,正欲射箭,远处传来“公子!将军!”的喊声。
一内臣骑马飞奔至无亏面前:“公子,长卫姬夫人让您马上回去。”
无亏:“有何事?”
内臣:“听说燕国使臣前来给公子提亲,要把燕国公主许配给公子。”
无亏一愣:“什么?要把燕国公主许配给我?”
内臣:“微臣听说是这样。”
无亏急忙掉转马头:“走!”
无亏一行策马飞奔。
乌云滚滚。
(闪回)无亏与淇儿青梅竹马、读书、舞剑、垂钓、泛舟。无亏唱起《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伴着歌声,无亏救淇儿上岸、二人相拥……
(闪回完)
炸雷、闪电、暴雨。
无亏仍在策马飞奔……
13.日外。齐国王宫院内。
无亏勒住马缰,翻身下马,跑向长卫姬寝宫。
14.日内。长卫姬寝宫。
无亏上气不接下气地闯入宫内。
正饮茶的齐桓公茶杯停到嘴边:“无亏,怎么淋成这样?”
长卫姬心疼地:“还不快去换件衣服。”
无亏开门见山地:“燕国公主再好我也不要,我要娶淇儿为妻!”
齐桓公:“无亏,燕国公主有才有貌,不比淇儿差到哪里。再说,燕国刚刚附属于齐国,寡人岂能拒之?”
无亏倔强地:“不管怎么说,孩儿非淇儿不娶!孩儿现在就到卫国求亲!”转身欲走。
齐桓公拍案而起:“大胆!寡人已答应燕国,如出尔反尔,岂不遭列国笑话,岂不有损寡人的霸主地位?来人!”
一侍臣上:“大王。”
齐桓公:“传令守城将士,没有寡人的手谕,不得放公子无亏出城!”
炸雷、闪电、暴雨。
房檐水帘如注。水帘内,无亏的泪顺颊而下。
15.日外。朝歌大街。
卫懿公率兄弟姐妹及大臣出游的车队浩浩荡荡。车队最前面的大轩上,乘坐着一位位“鹤将军”、“鹤娘娘”、“鹤大夫”。接着是卫懿公的路车。卫懿公的左右站着两只鹤,卫懿公十分惬意地抚摸着两只鹤,喜笑颜开。
街道两旁的商贩路人,表情或呆滞或愤恨地看着车队。前面开道的士兵不时驱赶着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
一商贩慨叹道:“唉!这世道,鹤都被封为“鹤将军”、“鹤娘娘”、“鹤大夫”,人还不如鹤呀!”
一乞丐:“鹤有粮吃有衣穿有房住,下辈子转生只鹤就好了。”
一百姓:“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还征‘鹤捐’,还让人活不让了!呸!”
淇儿坐在车上,看着街上面带菜色的百姓,听着声声民怨,心里很不是滋味。
16.日外。淇水畔。
卫懿公欣赏着鹤舞,逗着鹤玩。
一群兄弟姐妹或泛舟或玩游戏,笑声朗朗。
淇儿心事重重地看着逗鹤的卫懿公,忍不住走上前去:“兄王。”
卫懿公结结巴巴地:“淇、淇儿,快、快来陪、陪兄王玩、玩鹤。”
淇儿:“兄王,你身为一国之君,终日玩鹤,不理朝政,这样下去,卫国怎能兴旺富强?百姓怎能衣食无忧?”
卫懿公不以为然地:“淇、淇儿,你不要悲、悲天悯人,卫国这、这不是很好吗?既没有战、战争,又无人造、造反,国泰民安。寡人玩、玩鹤有、有什么。”
淇儿:“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眼下虽没有战争,可战争的隐患无时不在。北狄早已对中原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侵犯卫国。眼下虽无人造反,可是王宫里整日花天酒地,兄王爱鹤远胜于爱民,鹤的地位远高于百姓,而百姓却饥肠辘辘,衣不裹体,这难道没有造反的隐患?刚才在街道上看着百姓的艰难,听着百姓的哀怨,我这心里真象是刀绞一般!”
卫懿公:“淇儿忧、国忧民,心地良善,真不愧兄、兄王的好妹妹呀。你说的兄王都、都听到了,快、快来陪、陪兄王玩、玩鹤吧。”
淇儿看兄王并没有听到心里去,顺手掂起一树枝向鹤们打去:“陪你玩!陪你玩!”鹤们被打得四处逃奔。
卫懿公一愣:“淇儿,你、你这是干什么!”
淇儿调侃地:“陪你玩呀,你看这鹤将军、鹤娘娘、鹤大夫跑得多好看呀!”
卫懿公苦着脸哭笑不得:“非、把你嫁得远、远的,叫你打、我的鹤。”
淇儿:“嫁我也嫁到齐国,不仅亲上加亲,而且离咱们卫国近,既方便照顾兄王,又方便打你的鹤。”
卫懿公苦皱着脸:“淇、淇儿,你、你……兄王非、把你嫁得远、远的不行!”
17.日外。卫国宫殿门前。
许国车队由远而近。车队的大轩上立着一只只鹤。
18.日外。卫懿公鹤苑。
华丽的鹤苑。一排排鹤舍中鹤鸣声声。
卫懿公正在赏鹤逗鹤。
内臣来报:“大王,大王!”卫懿公的注意力都在赏鹤逗鹤上,对内臣来报毫不在意。
内臣:“大王,许国使臣带着一群鹤来了。”
卫懿公立即眉飞色舞:“许国使臣来、来给寡人献鹤、鹤来了?在哪里?”
内臣:“现在宫外等候。”
卫懿公:“快快有请!寡人这、就上殿。”
19.日内。卫国王宫内。
卫懿公端坐王位。众臣两边陪侍。
内臣:“有请许国使臣上殿!”
许国使臣一行抬礼品上殿。
许国使臣拜见卫懿公:“许国使臣拜见大王。”
卫懿公:“免礼,赐座。”
许国使臣:“谢大王。大王,微臣今日受许王之命,特来向大王馈赠仙鹤。”
20.日外。王宫阶下。
几辆轩车上,鹤鸣冲天。
21.日内。卫国王宫内。
卫懿公喜上眉梢:“多谢许王。先让寡人观上一观。”下殿。众人跟随。
22.日外。王宫阶下。
卫懿公兴致勃勃地来到轩车前观鹤,不时点头:“鹤之上品,隆鼻短口则、则少眠,高脚疏节则、则多力,露眼赤睛则、则视远,凤翼雀毛则、则喜飞,龟背鳖腹则、则能产,轻前重后则、则善舞,洪僻纤趾则、则能行。这些鹤,寡人看均、均属上品,寡人封它们为鹤大夫,食大夫俸。快送到鹤苑,好生伺候。”卫懿公恋恋不舍地看着鹤远去,方才上殿。
23.日内。卫国王宫内。
众人复坐。
许国使臣:“大王,受许王之命,微臣还有一事相求。”
卫懿公:“尽管讲、来,寡人一、定尽力而为。”
许国使臣:“听说大王之妹淇儿才高八斗貌若天仙,许王穆公特派微臣前来求亲,不知大王是否应允?这是许王的生辰八字,请大王过目。”呈上。
卫懿公接过一看:“只要卜之于宗庙没有凶相,寡人就答、答应了。”
许国使臣:“谢大王!微臣这就回国向许王报喜,请许王择日前来送雁订婚。”
卫懿公:“别忘、忘记给寡人再、送几只仙、鹤。”
24.日内。宣姜寝宫。
淇儿心不在焉地正与宣姜下棋。
淇儿:“母亲,姑姑和无亏哥怎么好久不来了?”
宣姜:“是啊,我也很想他们哪。”
淇儿:“你就不想回齐国看看?走走亲戚?”
宣姜:“怎能不想?可就是列国纷争,路途怕不太平。再说,你姑父一心想图霸业,四处征战,哪有这种闲情逸致啊。”
淇儿:“他们不来,咱们也不去,这还算什么亲戚呀?亲戚是越走越亲,越不走越不亲。眼下卫国到齐国,没听说有什么不太平的,我看呀,他们不来看咱们,咱们就去看他们。”
宣姜:“看谁呀?”
淇儿:“看姑父和姑姑呗。”
宣姜:“我看呀,主要是看无亏吧?”
淇儿有些害羞地:“母亲……”
宣姜:“母亲的眼不花,知道我女儿的心事。”
淇儿甜蜜地羞红了脸。
宣姜:“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母亲是该考虑女儿的婚事了。”
竹青一路小跑进来:“夫人、小姐,齐国长卫姬夫人来了!”
宣姜和淇儿惊喜地:“是吗?”
竹青:“他们正下车呢。”
宣姜兴奋地:“走!快去迎接他们!”
25.日外。卫国王宫院内。
宣姜和淇儿迎上迎面走来的长卫姬一行。
长卫姬激动地:“姐姐!”
宣姜也激动地:“妹妹!”
二人拥抱。
宣姜:“妹妹一路辛苦了。”
长卫姬:“回娘家归心似箭,不感到辛苦。”
宣姜:“哥哥他们都好吧?”
长卫姬:“好、好,可就是……”本来高兴的长卫姬,脸上忽然布满了阴云。
天也变得阴沉沉的。一阵风裹着树叶忽地刮过。
淇儿不见无亏的影子,又看到长卫姬脸上忽然布满的阴云,不禁疑惑地问:“姑姑,无亏哥为何没来?”
长卫姬抱住淇儿,有苦难言地:“淇儿……”
卫懿公喜形于色地走了过来:“不知姑、姑驾到,有失远迎。”
长卫姬:“刚刚下车,还没顾上拜见大王。”
卫懿公:“都……是自家人,何必客、客气。”转身对侍臣说:“告诉膳食官,午膳安排盛宴,寡人招待贵客。”
侍臣:“微臣这就去办。”
又一阵风刮来,并伴有隆隆雷声。
宣姜看看天:“快下雨了,咱们进宫去吧。”
众人进宫。
26.日内。宣姜寝宫。
众人依次坐定。
卫懿公站在中央,欣喜地说:“今日可谓是三、三喜临门,待会咱们好、好地喝、上几杯,来个一……醉方休!”
宣姜:“何谓三喜临门?”
卫懿公:“姑母远道而、而来,为一喜;许国给寡人送来仙、鹤10只,为二喜;这三、三喜吗,许国国君穆公派、使臣前来提亲,想娶淇儿为夫人。这岂不是三、三喜临门?”
宣姜和长卫姬一惊,不约而同地:“许穆公想娶淇儿?”
淇儿惊诧地:“让我嫁到许国?”
卫懿公:“许穆公乃是一、国之君,嫁给他,你马上就、是堂堂的国君夫人。这也是门、当户对啊。”
淇儿义正词严地说:“通婚联姻并不单单是门第和官位,也不单纯是男婚女嫁,而是一种带有亲善和结盟的政治行动。卫国现在国事衰弱,时刻面临着山戎和北狄的威胁,万一卫国被侵犯,国力和兵力都不如卫国的许国能帮上什么忙呢?并且许国距卫国路途遥远,远水难救近火。而齐国乃当今东方大国,又紧邻卫国,卫国一旦有难,齐国可及时救助。兄王怎能不考虑这些呢?”
卫懿公:“齐国是、强大,可卫国已经有6、位公主嫁、到了齐国,这亲已经结得可以了。再者,齐国想称、称霸,当年在北、杏召集诸侯会盟,卫国没去,姑父觉得丢、丢了面子,至今对卫国耿、耿于怀,见到寡人就训,还训寡人玩、物丧志,玩、玩鹤误国。寡人丧、丧了什么志?误、误了什么国?你嫁到许、许国,许穆公就是寡人的妹、妹夫,他敢教训寡、寡人?寡人叫他干、啥他干啥。嫁给许穆公,你一下子就成了国君夫人。若是嫁给齐国公、子,你何时能成为国、国君夫人?齐国公子好、好几个,到时候还说、不定争个什么样,说不定你一、一辈子都难成为国、国君夫人。”
淇儿:“我与无亏哥青梅竹马,他说……一定要来娶我的!” 淇儿不禁黯然神伤。
长卫姬心头一震:“可是……”
淇儿似乎感到了什么,担心而又充满疑虑地问:“姑母,无亏哥怎么了?是不是他……另有她人了?”
长卫姬欲说不忍。
淇儿眼含热泪:“姑母,是不是他……真的不要我了?”
宣姜看长卫姬愁眉紧锁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直说吧。”
长卫姬终于道出了事情的真相:“燕王为感谢齐王救燕,也为了把齐国当靠山,燕国派使臣到齐国提亲,要把燕国公主嫁与无亏。齐王考虑到霸主的地位,就答应了燕国。无亏不愿意,非要到卫国与淇儿定亲。齐王即刻传令守城将士,无亏与燕国公主成婚前,不准无亏出城门一步!”
炸雷、闪电。
《关雎》的歌声响起:“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淇儿像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她毫无表情地走出房门。 (下略)
(原载《电影文学》2008.22期;曾获淇河文化研究会重要成果奖;入围首届华夏星光原创文学大赛复赛;入围第三届北京剧本推介会优秀剧本)



 

 
     


《朝歌文苑》网 由淇县作家协会主办     主持人:陈青梅    电话 13783928068    电子邮箱: qxzxzgwy@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淇县之窗》   老农     ☆ 
豫ICP备05000447号   公安备案410622020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