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淇县《朝歌文苑》网 今天是:
  文苑主页 诗 歌 散 文 随 笔 小 说 剧 本 其 他

采 风

 
     

 
散文 - 童年的印戳

童年的印戳

 
作者:王东安  加入时间:2016-7-31 11:44:47  admin  点击:

    每当看着孙子伏案写那永远写不完的作业,节假日上不完的各种辅导班,品位孙子那单调枯躁的童年,我们那代人的儿时生活片断,便会在眼前跳跃。曾经做过的许多有趣的事,就像一颗颗明亮的小星星在童年的天空中闪烁。尤其是老师盖在光屁股上的那一方方红色小印戳就像刻在石头上的印迹一样,难以忘怀、无法抹去。  

    我的小学生活是在太行深山区东掌村度过的,学校在村东头的关帝庙里,全校师生不足百人,一三年级、二四年级各一个教室,五年级一个教室。村南一条小河自西向东蜿蜒流过,一到夏季洪水把河里的杂物冲走,露出干净的青石河床,瀑布石潭一个连着一个,那就是我们这帮小家伙儿的天然浴场。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对水的喜爱,对游泳的疯狂是无以复加的!每当我们结束山上的劳动时总是狂奔下山,绝对的争先恐后,甚至还没有到河边就开始脱衣服,总希望以最快的速度把衣服剥掉,有时激动,光脱了上衣就迫不及待地跳入潭中,下水了才发现还没脱裤子,不知当时怎么就那么急!  

    那个时候,几乎每天午饭后都会到河边,脱光了跳进香

炉潭、珍珠潭、簸箕坑里,尽情享受清凉的河水沁满全身的快感。我们的游泳技术并不高,也不讲究什么姿势,只是在一起嬉戏,偶尔会比试一下谁闭气的时间长,谁一个猛子扎得远之类的,并且只会一种姿势——“狗刨式”。有时会在潭边捡薄薄的石片,侧着身体平贴着水面打出去,石片在水面上欢快的扑出一串漂亮的水花,在我们的欢呼声中慢慢的沉入水底。一直疯到当当、当三声有节奏的预备钟声响起,才会急忙向学校跑去。一个夏天下来,个个都是全身黝黑,活脱脱从非洲而来。    

    记得一天中午我们刚到河里玩了一会儿,紧急集合的钟声就不停敲响,我们边穿裤边向学校奔跑,到校后才知道邻村一个小孩子溺水而亡,学校立即禁止我们洗澡。老师们也想出了五花八门的办法,比如,每天上课前把我们这些经常洗澡的男孩子叫出来,用手在胳臂上挠,洗完澡太阳一晒,皮肤就燥干,一挠就出白印儿,这就证明你中午去洗澡了,一旦证明,你就得赤脚站在太阳底下,在校园平放着的火辣辣的石碑上站一节课时间。而我总能逃避罚站,因为我当时胆儿小,老师一说要查洗澡的,我就被急出汗来,一出汗,皮肤就湿了,就挠不出白道道儿来了,结果每次我都能成为漏网之鱼。  

    当看到挠印不能阻止我们洗澡时,老师又有了新招儿。这天中午放学时,老师让女生先走,把男生留下,大家都莫

名其妙。只见老师手拿一枚小印章站在门口,一个男生来到老师面前,老师把他的裤子往下拉一拉,在他的屁股上盖了一方红色小印戳。大家恍然大悟,教室里立刻炸开了锅,一方方小印戳在孩子们的嬉笑声中不停地盖着。这一招儿可真灵,上学时再没人敢去洗澡了,只有到过星期天才敢下河。至今,每次和同学们谈起,总忘记不了这童年的小印戳。 

    童年是美好的,童年是有趣的,童年是难忘的,童年的一草一木,一事一人,都是值得回忆的。而这一方方小印戳,如同那童年清晨的鸟啼,正午的蝉吟,夜晚的蛙鸣一样,浓缩成五彩缤纷的万花筒,永远装点着那遥远的记忆,陪伴着那不可忘却的昨天。
 



 

 
     


《朝歌文苑》网 由淇县作家协会主办     主持人:陈青梅    电话 13783928068    电子邮箱: qxzxzgwy@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淇县之窗》   老农     ☆ 
豫ICP备05000447号   公安备案410622020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