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朝歌文汇第一卷》 今天是:
朝歌文汇第一卷主页 朝歌漫话 说古论今 风物民俗 文化艺术 谈天说地 评论探讨
谈天说地 - 《水经注》:淇水
《水经注》:淇水
 
作者:郦道元  加入时间:2010-10-17 11:20:27  qxsjj  点击:

○淇水
△淇水出河内隆虑县西大号山。
《山海经》曰:淇水出沮洳山。水出山侧,颓波漰注,冲激横山,山上合下开,可减六七十步,巨石磥砢,交积隍涧,倾澜渀荡,势同雷转,激水散氛,暧若雾合。又东北,沾水注之。水出壶关县东沾台下。石壁崇高,昂藏隐天,泉流发于西北隅,与金谷水合,金谷即沾台之西溪也。东北会沾水,又东流注淇水。淇水又迳南罗川,又历三罗城北,东北与女台水合。水发西北三女台下,东北流注于淇。
淇水又东北历淇阳川,迳石城西北。城在原上,带涧枕淇。
淇水又东北,西流水注之。水出东大岭下,西流,迳石楼南,在北陵石上,练垂桀立,亭亭极峻。其水西流,迳注于淇。
又东迳冯都垒南,世谓之淇阳城,在西北三十里。
淇水又东出山,分为二水,水会立石堰,遏水以沃白沟,左为菀水,右则淇水。自元甫城东南,迳朝歌县北。《竹书纪年》,晋定公二十八年,淇绝于旧卫,即此也。淇水又东,右合泉源水。水有二源,一水出朝歌城西北,东南流。老人晨将渡水,而沉吟难济。纣问其故,左右曰:老者髓不实,故畏寒也。纣乃于此斮胫而视髓也。其水南流东屈,迳朝歌城南。《晋书地道记》曰:本邑地。《诗》云:爰采唐矣,之乡矣。殷王武丁,始迁居之,为殷都也。《禹贡》,纣都在冀州大陆之野,即此矣。有糟邱酒池之事焉。有新声靡乐,号邑朝歌。晋灼曰:《史记·乐书》,纣为《朝歌》之音,朝歌者,歌不时也。故墨子闻之,恶而回车,不迳其邑。《论语撰考谶》曰:邑名朝歌,颜渊不舍,七十弟子揜目,宰予独顾,由蹙堕车。宋均曰:子路患宰予顾视凶地,故以足蹙之,使堕车也。今城内有殷鹿台,纣昔自投于火处也。《竹书纪年》曰:武王亲禽帝受辛于南单之台,遂分天之明。南单之台,盖鹿台之异名也。武王以殷之遗民,封纣子武庚于兹邑,分其地为三,曰邶、鄘、卫,使管叔、蔡叔、霍叔辅之,为三监。三监叛,周讨平,以封康叔为卫。箕子佯狂自悲,故《琴操》有《箕子操》,迳其墟,父母之邦也,不胜悲,作麦秀歌。地居河、淇之间,后乃属晋,战国时皆属于赵。男女淫纵,有纣之馀风。土崄多寇,汉以虞诩为长,朋友以难治致吊。诩曰:不遇盘根错节,何以别利器乎?又东与左水合,谓之马沟水。水出朝歌城北,东流,南屈至其城东,又东流与美沟水合。水出朝歌西北大岭下,东流迳骆驼谷,于中逶迤九十曲,故俗有美沟之目矣。历十二崿,崿流相承,泉响不断,返水捍注,捲复深隍,隍间积石千通,水穴万变,观者若思不周赏,情乏图状矣。其水东迳朝歌城北,又东南流,注马沟水,又东南注淇水,为肥泉也。故《卫诗》曰:我思肥泉,兹之永叹。《毛注》云:同出异归为肥泉。《尔雅》曰:归异出同曰肥。《释名》曰:本同出时,所浸润少,所归各枝散而多,似肥者也。犍为舍人曰:水异出,流行合同曰肥。今是水异出同归矣。《博物志》谓之澳水。《诗》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毛云:菉,王刍也;竹,编竹也。汉武帝塞决河,斩淇园之竹木以为用。寇恂为河内,伐竹淇川,治矢百馀万,以输军资。今通望淇川,无复此物。惟王刍编草,不异毛兴。又言:澳,隈也。郑亦不以为津源,而张司空专以为水流入于淇,非所究也。然斯水即《诗》所谓泉源之水也。故《卫诗》云,泉源在左,淇水左右。卫女思归,指以为喻,淇水左右,盖举水所入为左右也。淇水又南,历枋堰,旧淇水东南流,迳黎阳县界南入河。《地理志》曰:淇水出共,东至黎阳入河。《沟洫志》曰:遮害亭西一十八里至淇水口是也。汉建安九年,魏武王于水口,下大枋木以成堰,遏淇水东入白沟,以通漕运,故时人号其处为枋头。是以卢谌《征艰赋》曰:后背洪枋巨堰,深渠高堤者也。自后遂废,魏熙平中复通之。故渠历枋城北,东出,今渎破故堨。其堰悉铁柱,木石参用。其故渎南迳枋城西。又南分为二水:一水南注清水,水流上下,更相通注,河清水盛,北入故渠,自此始矣。一水东流,迳枋城南,东与菀口合。菀水上承淇水于元甫城西北,自石堰东注菀城西,屈迳其城南,又东南流历土军东北,得旧石浢,故五水分流,世号五穴口,今惟通并为二水。一水西注淇水,谓之天井沟。一水迳土军东,分为蓼沟,东入白祀陂。又南分,东入同山陂,溉田七十馀顷。二陂所结,即台阴野矣菀水东南入淇水。
淇水右合宿胥故渎,渎受河于顿邱县遮害亭东,黎山西北。会淇水处,立石堰遏水,令更东北注。魏武开白沟,因宿胥故渎而加其功也。故苏氏曰:决宿胥之口,魏无虚、顿丘。即指是渎也。
淇水又东北流,谓之白沟,迳雍榆城南。《春秋·襄公二十三年》,叔孙豹救晋,次于雍榆者也。淇水又北迳其城东,东北迳同山东,又东北迳帝喾冢西,世谓之顿邱台,非也。《皇览》曰:帝喾冢在东郡濮阳、顿丘城南台阴野中者也。又北迳白祀山东,历广阳里,迳颛顼冢西,俗谓之殷王陵,非也。《帝王世纪》曰:颛顼葬东郡顿丘城南,广阳里大冢者是也。
淇水又东屈而西转,迳顿丘北。故阚骃云:顿丘在淇水南。《尔雅》曰:山一成谓之顿丘。《释名》谓一顿而成丘,无高下小大之杀也。《诗》所谓送子涉淇,至于顿丘者也。魏徙九原、西河、土军诸胡,置土军于丘侧,故其名亦曰土军也。又屈迳顿丘县故城西,《古文尚书》以为观地矣,盖太康弟五君之号曰五观者也。《竹书纪年》晋定公三十一年,城顿丘。《皇览》曰:顿丘者,城门名顿丘道。世谓之殷,皆非也,盖因丘而为名,故曰顿丘矣。淇水东北,迳枉人山东,牵城西。《春秋·定公十四年》,公会齐侯于牵者也。杜预曰:黎阳东北有牵城,即此城矣。淇水又东北,迳石柱冈,东北注矣。
△东过内黄县南为白沟。
淇水又东北,迳并阳城西,世谓之辟阳城,非也。即《郡国志》所谓内黄县有并阳聚者也。白沟又北,左合荡水,又东北流,迳内黄县故城南。县右对黄泽,《郡国志》曰:县有黄泽者也。《地理风俗记》曰:陈留有外黄,故加内。《史记》曰:赵廉颇伐魏,取黄。即此县。
△屈从县东北与洹水合。
白沟自县北迳戏阳城东,世谓之羛阳聚。《春秋左传·昭公九年》,晋荀盈如齐逆女,还,卒戏阳,是也。白沟又北,迳高城亭东,洹水从西南来注之。又北迳问亭东,即魏县界也。魏县故城,应劭曰:魏武侯之别都也。城内有武侯台,王莽之魏城亭也。左与新河合,洹水枝流也。白沟又东北,迳铜马城西,盖光武征铜马所筑也,故城得其名矣。
白沟又东北,迳罗勒城东,又东北,漳水注之,谓之利漕口。自下清漳、白沟、淇河,咸得通称也。
△又东北过馆陶县北,又东北过清渊县西。
白沟水又东北,迳赵城西,又北阿难河出焉,盖魏将阿难所导,以利衡渎,遂有阿难之称矣。
白沟又东北,迳空陵城西,又北迳乔亭城西,东去馆陶县故城十五里,县即《春秋》所谓冠氏也,魏阳平郡治也。淇水又屈迳其县北。
又东北,迳平恩县故城东。《地理风俗记》曰:县故馆陶之别乡也,汉宣帝地节三年置,以封后父许伯为侯国。《地理志》,王莽之延平县矣。
淇水又东迳清渊县故城西,又历县之西北为清渊,故县有清渊之名矣,世谓之鱼池城,非也。
淇水又东北迳榆杨城北。汉武帝封太常江德为侯国。文颖曰:邑在魏郡清渊,世谓之清渊城,非也。
△又东北过广宗县东,为清河。
清河东北迳广宗县故城南。和帝永元五年,封皇太子万年为王国。田融言,赵立建兴郡于城内,置临清县于水东,自赵石始也。清河之右,有李云墓。云字行祖,甘陵人。好学,善阴阳,举李廉,迁白马令。中常侍单超等立掖庭民女亳氏为后,后家封者四人,赏赐巨万。云上书,移副三府曰:孔子云,帝者,谛也。今尺一拜用,不经御省,是帝欲不谛乎?帝怒,下狱,杀之。后冀州刺史贾琮使行部,过祠云墓,刻石表之,今石柱尚存,俗犹谓之李氏石柱。
清河又东北,迳界城亭东。水上有大梁,谓之界城桥。《英雄记》曰:公孙瓒击青州黄巾贼,大破之,还屯黄宗。袁本初自往征瓒,合战于界桥南二十里。绍将曲义破瓒于界城桥,斩瓒冀州刺史严纲,又破瓒殿兵于桥上,即此梁也。世谓之鬲城桥,盖传呼失实矣。
清河又东北迳信乡西。《地理风俗记》曰:甘陵西北十七里有信乡,故县也。清河又北,迳信成县故城西。应劭曰:甘陵西北五十里有信成亭,故县也。赵置水东县于此城,故亦曰水东城。
清河又东北,迳清阳县故城西,汉高祖置清河郡,治此。景帝中三年封皇子乘为王国,王莽之河平也。汉光武建武二年,西河鲜于冀为清河太守,作公廨,未就而亡。后守赵高计功用二百万,五官黄秉、功曹刘适言四百万钱。于是冀乃鬼见,白日道从入府,与高及秉等对共计校,定为适、秉所割匿。冀乃书表自理。其略言:高贵不尚节,亩垄之夫,而箕踞遗类,研密失机,婢妾其性,媚世求显,偷窃银艾,鄙辱天官,《易》讥负乘,诚高之谓。臣不胜鬼言,谨因千里驿闻,付高上之,便西北去三十里,车马皆灭,不复见。秉等皆伏地物故。高以状闻,诏下还冀西河田宅,妻子焉,兼为差代,以旌幽中之讼。汉桓帝建和二年改清河为甘陵王国,以王妖言徙,其年立甘陵郡,治此焉。
△又东北过东武城县西。
清河又东北,迳陵乡西。应劭曰:东武城西南七十里有陵乡,故县也。后汉封太仆梁松为侯国,故世谓之梁侯城,遂立侯城县治也。
清河又东北,迳东武城县故城西。《史记》,赵公子胜号平原君,以解邯郸之功,受封于此。定襄有武城,故加东矣。清河又东北,迳复阳县故城西。汉高祖七年,封右司马陈胥为侯国,王莽更名之曰乐岁。《地理风俗记》曰:东武城西北三十里,有复阳亭,故县也。世名之曰槛城,非也。
清河又东北流,迳枣强县故城东。《史记·建元以来王子侯者年表》云:汉武帝元朔三年,封广川惠王子晏为侯国也。应劭《地理风俗记》曰:东武城西北五十里,有枣强城,故县也。
△又北过广川县东。
清河北迳广川县故城南。阚骃曰:县中有长河为流,故曰广川也。水侧有羌垒,姚氏之故居也,今广川县治。清河又东北,迳历县故城南。《地理志》,信都之属县也,王莽更名曰历宁也。应劭曰:广川县西北三十里,有历城亭,故县也。今亭在县东如北,水济尚谓之为历口渡也。
△又东过修县南,又东北过东光县西。
清河又东北,左与张甲屯、绛故渎合。阻深堤高障,无复有水矣。又迳修县故城南,屈迳其城东。修音条。王莽更名之曰治修。《郡国志》曰:故属信都。
清河又东北,左与横漳枝津故渎合。又东北迳修国故城东,汉文帝封周亚夫为侯国,故世谓之北修城也。清河又东北,迳邸阁城东。城临侧清河,晋修县治。城内有县长鲁国孔明碑。
清河又东,至东光县西南,迳胡苏亭。《地理志》,东光有胡苏亭者也。世谓之羌城,非也。
又东北,右会大河故渎,又迳东光县故城西。后汉封耿纯为侯国。初平二年,黄巾三十万人,入渤海,公孙瓒破之于东光界,追奔是水,斩首三万,流血丹水,即是水也。
△又东北过南皮县西。
清河又东北,无棣沟出焉。东迳南皮县故城南,又东迳乐亭北,《地理志》之临乐县故城也,王莽更名乐亭。《晋书地道志》、《太康地记》,乐陵国有新乐县,即此城矣。又东迳新乡城北,即《地理志》高乐故城也,王莽更之曰为乡矣。无棣沟又东分为二渎。无棣沟又东迳乐陵郡北。
又东屈而北出,又东转,迳苑乡故城南,又东南,迳高城县故城南,与枝渎合。渎上承无棣沟,南迳乐陵郡西,又东南,迳千童县故城东。《史记·建元以来王子侯者年表》曰:故重也,一作千钟。汉武帝元朔四年,封河间献王子刘阴为侯国。应劭曰:汉灵帝改曰饶安也。魏沧州治。枝渎又南东屈,东北注无棣沟。无棣沟又东北,迳一故城北,世谓之功城也。又东北,迳盐山东北入海。《春秋·僖公四年》,齐、楚之盟于召陵也,管仲曰:昔召康公锡命先君太公履,北至于无棣。盖四履之所也。京相璠曰:旧说无棣在辽西孤竹县。二说参差,未知所定。然管仲以责楚,无棣在此,方之为近。既世传以久,且以闻见书之。清河又东北,迳南皮县故城西。《十三州志》曰:章武有北皮亭,故此曰南皮也。王莽之迎河亭。《史记·惠景侯者年表》云:汉文帝后七年中,封孝文后兄子彭祖为侯国。建安中,魏武擒袁谭于此城也。
清河又北,迳北皮城东,左会滹沱别河故渎,谓之合口,故谓之合城也。《地理风俗记》曰:南皮城北五十里有北皮城,即是城矣。
△又东北,过浮阳县西。
清河东北流,浮水故渎出焉。按《史记》,赵之南界,有浮水出焉。浮水在南,而此有浮阳之称者,盖浮水出入津流,同逆混并,清漳二渎,河之旧道,浮水故迹,又自斯别,是县有浮阳之名也。首受清河于县界,东北迳高城县之苑乡城北,又东迳章武县之故城南。汉文帝后七年,封孝文后弟窦广国为侯国。王莽更名桓章。晋太始中,立章武郡,治此。浮水故渎,又东迳箧山北。《魏土地记》曰:高城东北五十里有箧山,长七里。浮渎又东北,迳柳县故城南。汉武帝元朔四年,封齐孝王子刘阳为侯国。《地理风俗记》曰:高城县东北五十里有柳亭,故县也,世谓之辟亭,非也。浮渎又东北,迳汉武帝望海台,又东注于海。应劭曰:浮阳,浮水所出,入海,潮汐往来日再。今沟无复有水也。
清河又北,分为二渎,枝分东出,又谓之浮渎。清河又北,迳浮阳县故城西,王莽之浮城也。建武十五年,更封骁骑将军平乡侯刘歆为侯国。魏浮阳郡治。又东北,滹沱别渎注焉,谓之合口也。
△又东北,过濊邑北。
濊水出焉。
△又东北,过乡邑南。
清河又东,分为二水,枝津右出焉。东迳汉武帝故台北。《魏土地记》曰:章武县东一百里,有武帝台。南北有二台。相去六十里,基高六十丈,俗云,汉武帝东巡海上所筑。又东注于海。清河又东北,迳纻姑邑南,俗谓之新城,非也。
△又东北,过穷河邑南。
清河又东北,迳穷河邑南,俗谓之三女城,非也。东北至泉周县,北入滹沱水。《经》曰:笥沟东南至泉周县,与清河合,自下为派河尾也。又东,泉周渠出焉。
△又东北,过漂榆邑,入于海。
清河又东,迳漂榆邑故城南,俗谓之角飞城。《赵记》云:石勒使王述煮盐于角飞,即城异名矣。《魏土地记》曰:高城县东北一百里,北尽漂榆东临巨海,民咸煮海水,藉盐为业。即此城也。清河自是入于海。




淇县之窗《朝歌文汇第一卷》   主持人:宋建江(同野)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sjjxinxiang@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淇县之窗老农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