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四卷》 今天是:

文坛常客 - 朱莉娅 - 背后一阵嗖嗖凉意
背后一阵嗖嗖凉意
作者:朱莉娅  加入时间:2021-3-8 18:34:43    编辑:admin
走下教学楼的时候,心里觉得异常憋闷,屈辱,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还是去车棚推车回家吧。
 
听见一个孩子说:“放学后有好戏看了,王旭跟语文老师约架了,哈哈……”
 
没错。刚才上课时,我是说了:“再对我这个样子,出了校门试试,看我敢不敢收拾你!”
 
“好的,放学后门口等着!”那小子得意地说。
 
这是下午第四节课,从五点十五上到六点十分。前三十五分钟,讲了第四课练习题;剩下的二十分钟,布置大家背诵第四课解词和句子翻译。
 
我讲题的时候,王旭在睡觉;同学们背书的时候,他在发呆。不仅仅是王旭,我在教室一圈圈巡回,他的同桌,他经常课堂互动的两个前桌,都在发呆。
 
我拿出手机,佯装拍照,说:“让家长看看,在学校干啥呢这都是。”
 
这是开学的第三天。鉴于这个班在上学期和开学第一天课堂秩序的不可控表现,我想了一个办法——请在课堂上骂过多科老师最“牛气哄哄”的小牛同学当助理,坐在讲桌上学习。看见下面谁无法无天就拍照或者留存视频为证,以备适时跟班主任或家长反映。
 
效果立杆见影。其实也就像在教室安装了机动摄像头而已。各江湖大侠心存顾忌,总算在课堂上有所收敛,昨天和今天连续三节课,没有因制止各种骚乱而中断正常教学,既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又减少了娓娓而谈时突然加大音量河东狮吼或绞尽脑汁搜索富有杀伤力的佳词妙句对良好情绪和心力的消耗。
 
形势向好!就生出得寸进尺之心。既然不乱了,安生了,都参与到学习中多好。于是当我走到王旭等四位同学旁边时,慢慢拿出手机,佯装拍照,说:“让家长看看,在学校干啥呢这都是。”
 
“为啥拍我?我怎么了?”王旭悻悻地质问。其他几个同学没有说话。
 
“你不学习,刚才还睡觉。”
 
“你说过,我只要上课不扰乱他人就行了,为什么拍我?”
 
“我没有说过。”
 
“说了。”
 
“不可能,在哪说的?”
 
“在你办公室说了,去年说的,为什么拍我?”
 
不可能!作为从教二十多年的老师,只要求学生上课不捣乱,可以不学习,这是偏离我的价值体系的。即便心里清楚教育不是万能的,该放手时且放手,我绝无可能跟学生直接表白——只要不扰乱别人你请便!家长不会接受,这话也上不了台面。
 
难道是别的老师说过,他记在我头上了?可是看他那一张嚣张的小脸咄咄逼人的神气,我根本无从辩解,一任背后滑过嗖嗖凉意。
 
几年前,在我原来工作的学校门口,同样是一个初一小男孩,曾给我上过人生难忘一课。
 
那天,我亲眼看见他和另外几个男生,围殴我一向懦弱受欺的外甥。抓个现行,便让他们赔礼道歉,带头的男孩不但毫无愧意,还流里流气地跟我顶嘴:
 
“就是想打他,他该打,你能怎么着?哈哈哈……”
 
“你是他妗又怎么了?把他舅也叫来啊!哈哈哈……”
 
“你是老师又怎么了?谁怕你啊……”
 
那油滑的腔调,挑衅的神态,分明是正不压邪了,我简直气得浑身发抖。
 
当时,已是傍晚,便打了那男生班主任电话,班主任通知家长到校门口跟我见面。
 
就在这个小男孩完全无视我的老师身份,蛮横无礼地对我一句句顶撞时,他的父亲来了。
 
事情发生突转,他一见到自己爸爸,马上换了一副嘴脸,痛哭流涕地说:“爸,爸,这个老师骂我,还要找人打我……”
 
啊,我的天!我完全没想到剧情会如此发展,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空甩着两只手,说:“啊,啊,他怎么会这样!”
 
那件事,那时我所感到的无助和恐慌,至今想起,依然是背后一阵嗖嗖凉意。
 
“你说过我只要不扰乱别人学习就可以随便,为什么拍我?”王旭继续盯着我问。
 
我只好说:“即使说了,那是去年的规矩。今年不行,课堂就是学习的地方!”
 
哦,去年,想起来了!我曾经因为王旭扰乱课堂纪律,罚他去办公室默写过古诗。在备战期末考的时候,也曾和他以及其他几个男生相约,谁考及格了,我请吃麻辣烫。记得他信心满满又半信半疑地说:“老师,我一定好好复习,努力考好,你真请吃麻辣烫吗?”我说:“当然,老师一个月挣好几千呢,还怕请不起?”所以,我怎么可能承诺他只要不扰乱别人干什么都行呢?可是,他依然死死咬住那句莫须有的话,一句句地质问:“你说过我只要不扰乱别人学习就可以随便,为什么拍我?”
 
想起《威尼斯商人》中精明而狠毒的犹太商人夏洛克,任凭法庭上所有人劝他放安东尼奥一马,他死死咬定必须坚决按照契约执行处罚,就要那一磅肉的固执和险恶用心。
 
我深吸一口气,盯着他眼里的恶意,说:“再对我这个样子,出了校门试试,看我敢不敢收拾你!”
 
“好的,放学后门口等着!”他说。
 
 
其他同学都在背书,只有近处的几个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走上讲台,看见讲桌上放着两盒粉笔,拿起一盒打开看了看,真想使劲摔到地上,把两盒粉笔都摔得粉碎,恐怕也没有我这颗心碎的多。
 
出了校门,我停下车,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王旭家长留言——
 
家长您好,今天语文课上,我被王旭攻击了。
语言攻击,没有动手。
原因是他不学习,我管他。
那种场景我不想描述,咄咄逼人,好像是我错了,好像他是我的领导。
 
发出以后,想了想,又补充一句——
 
作为老师,除了忍,我似乎没有别的办法。
我甚至都觉得不该告诉您这一切。
这是我们共同的悲剧。
 
这时,王旭走到我身边:“老师……”我抬头漠然扫了他一眼,说:“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
 
他说好好好,乐呵呵转身走了。
 
我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失去理智放下教师身份,以一名普通中年妇女的名义,和乳毛未退的十二三岁少年动粗。再说,若论心狠手辣,我甘居末流。
 
四十分钟后,微信上收到消息——
 
知道了老师没有第二次。
 
我回复谢谢。过了一会,又收到信息——
 
他爸说了如果有类似的情况让他回家。
 
我回复谢谢理解。虽然并不认同也不相信事情会有那样的结局。
 
晚上,心里烦烦的,就打开优酷视频找电影看。随便点开一部丹麦电影,片名是《狩猎》。起初,节奏特别慢,人物、景物也很寻常,但后来情节陡转,突然就抓住了人心。
 
主人公卢卡斯是一名中年离异男子,就职于小镇的一所幼儿园,看得出他深受孩子们喜爱,每当他走进幼儿园大门,总会遭到一群孩子惊险的“伏击”。只见他抓住一个孩子抱起来,一边去追赶别的孩子,一边说:“现在这就是我的武器了……”孩子们兴奋地尖叫、嬉闹。
 
幼儿园里有一个小女孩叫克拉拉,是卢卡斯好朋友的女儿。由于父母疏忽,克拉拉在家庭里得不到足够关爱。她喜欢卢卡斯,喜欢卢卡斯的宠物狗芬妮。有一次她假装在超市门口迷路,让卢卡斯和芬妮送他回家。还有一次,克拉拉父母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她可怜兮兮地坐在房子外面,路过的卢卡斯就牵着她的手,一起去了幼儿园。
 
这一天,克拉拉准备了一个心形礼物。一群孩子围着卢卡斯嬉戏,卢卡斯倒地装死,克拉拉表情紧张起来。当卢卡斯重又慢慢睁开眼睛复活,克拉拉激动地跑过去,爬到卢卡斯的身上,亲吻他,并把用纸包起来的心形礼物塞进卢卡斯的口袋。
 
卢卡斯推开克拉拉站起来,克拉拉跑开了。卢卡斯告诉她,亲嘴只能发生在孩子和父母之间,而且这颗心应该送给妈妈。克拉拉说这颗心不是她的,卢卡斯说上面署名是克拉拉,怎么不是你的呢?克拉拉仍然坚决地说,礼物不是她的。
 
放学了,小朋友都回家了,克拉拉一个人坐在黑暗里,看见园长,喃喃说:这颗心是卢卡斯送给我的礼物,但是我不接受。我讨厌卢卡斯,他笨,他长得丑,他还有鸡鸡……
园长警觉起来,说:当然,卢卡斯和你的爸爸、哥哥一样,都是有鸡鸡的。
 
第二天,园长请来心理学家,在对克拉拉一步步询问和诱导下,臆造出一桩丑闻:卢卡斯让克拉拉看到他的鸡鸡,并且有白色液体流出。卢卡斯是猥亵儿童的变态狂。更可怕的是,在园长和家长的诱导下,更多小朋友说受到过卢卡斯的猥亵。警察带走了他。但幸运的是,小朋友都说曾被卢卡斯带到家里,在他家的地下室发生了可怕的事,可卢卡斯家根本没有地下室。卢卡斯得以无罪释放。
 
法律维持了正义,小镇却再也容不下他。超市不允许他买东西,还殴打他。有人趁天黑砸他的玻璃,并杀死陪伴他的宠物狗芬妮。让他更痛苦的是,不管他怎样解释,他最好的朋友克拉拉的父亲,始终不相信他是无辜的。尽管之前,有一次他们聚会酒醉后,克拉拉的父亲曾对卢卡斯说:“你从来不会撒谎,你一撒谎就会眨眼睛……”
 
克拉拉跟母亲和父亲都先后提到其实是她撒了谎,没有那些事,父母却都以为孩子被吓着了,宁愿选择相信她之前的谎言,相信他们的朋友卢卡斯是个坏蛋。
 
这个幼儿园的小女孩,有着天使般的面容,比起她高大的男老师绝对是弱势群体,可是她和她的伙伴们却几乎毁掉卢卡斯的一生。人们更愿意选择同情弱小,帮助弱小,哪怕弱小者心里装的是魔鬼。
 
不过,尽管克拉拉带给卢卡斯如此难堪和不幸,他仍然对世界心怀最大的善意。不管是处于事件漩涡中心时,还是风平浪静之后,他总是跟以前一样温和慈爱地对待克拉拉,甚至影片快结束时,他又弯下腰,把她抱起来,送到人群聚集的大厅里。想起泰戈尔的一句诗: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卢卡斯朴实平静的外表之下,深藏着坚毅和善良。
 
卢卡斯的遭遇极大地消解了我今天课堂上的郁闷。当我们被看似弱小的人栽赃陷害或者无礼攻击之后,那种感觉真是百口莫辩,如临深渊。这不仅仅是师道尊严的问题,而是如何面对人性恶的问题了。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