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四卷》 今天是:

新人新作 - 李志敏 - 江城有我的三哥
江城有我的三哥
作者:李志敏  加入时间:2020-2-26 20:29:28    编辑:李志敏

            江城有我的三哥

   今天突然得到消息,说是在武汉的三嫂因心脏病需要手术。一时,我思绪万千……
    三哥,是我老公大伯家的三儿子,在中国一冶集团的分公司——有机电安装工程公司工作多年,任职公司副经理,党支部副书记。因工作有魄力,在工人中赢得大伙儿的爱戴。多年前,当他得知家乡的人打工都挺不容易,先后电话联系本族至亲的兄弟侄孙到其公司干活,多时,村庄竟多达30个工人之多。我老公就在他所在公司的多个项目承包中干过六年之久,在那期间学会了焊工技术,我们一家乃至整个家族都感他的恩。
   我与三哥在一起相处过两天的时光。
   那是五年前的正月初六夜里一点钟,在武汉火车站,我看到了三哥,他个子不高,面目清爽,穿一件灰色的呢子大衣。当他看到我们一家,立即迎上热情地打着招呼并引领到他的汽车上,他看见我们拿的礼物,笑着说:“你们也不怕沉,从那么远的地方拿过来。再说,我身体已恢复好了,一再封锁消息,怕给大家招麻烦,你们到底来了……”汽车蜿蜒在无穷无尽的街道上,夜空中高楼上的万盏灯火如同一串又一串闪光的宝石项链。车开至一个宾馆停下,三哥领我们到二楼,用插卡锁打开房间,对卫浴的使用和明早的早餐一一交代,临走说了一句,明早八点我准时来门口接你们,咱们去转转,不要拖延。
    上午准时,我们坐上他的汽车,他兴奋地说,今天领你们到东湖转转。穿过闹市,走过环路,到达东湖景区。放眼远眺,湖岸曲折长远,湖水清澈碧绿,湖三面环绕着高低起伏的群山,岸边稀疏立着或蹲着身着彩衣的游人,辽阔祥和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们顺着景区的小道边走边聊,在一片高高的酒店前,三哥用手一指动情地和我们说起,爱女就是在这里结婚招待的宾客。三十六桌,都是我一个人忙活呀! 行走到一座观光亭,三哥出钱买了四张观光车票,老公再三阻拦,但他都以坚决的态度制止了,他对老公说,我命令你,带上弟妹和孩子去转转!我在这里等你们!
   四面透光的观光车拉着我们一路欢歌前行,每到一处景点前停歇,拿过负责人递给的牌子,游览后再坐上流动的车到下一个景点。每一处都有其独特的精致与美妙:梅园中竟相盛放的生机勃勃的粉红梅花;山坡上翠竹间的各式各样的亭台楼阁;长短宽窄的栈桥下五彩斑斓乱窜乱动的大小鱼儿……
   时至中午,三哥招呼上我们,走,到“户部巷”去吃饭。车子左转右拐,道路却越来越窄,他车速迅减,不时地留意前面是否有太多的车辆。他说,我不经常开车,技术不大熟练,不能因停车被扣分。前行、倒退、转弯、又倒退、转弯,过好长的时间,才停靠在道路的一侧。
    随他走进了那又高又深的“户部巷”,万头攒动,热闹非凡。在两旁琳琅满目的餐馆中,他领我们走进一家,点了一份色泽米黄油润的热干面,他要我们都一起尝尝,并介绍说,武汉的热干面最有名,也正宗。吃完,他又招呼到下一家餐馆,点了一份红润油亮的小龙虾,的确,这是我们全家第一次吃。而他根本就不曾动筷子,我和老公一再相劝,他却摆摆手。看到盘净,他立即热情地又领我们进了下一个餐馆,要了一盘精武鸭脖。三哥说,这都是武汉的名吃,如果不品尝一些美味,你就不能算来过武汉。餐毕,他还要到下一家餐馆,我和老公一人拽着他的一只胳膊,好啦,好啦,已尝了很多特产了,我们都快饱了,咱们吃面吧!最后在一家餐馆买了几碗面。
     下午两点,车行驶在临江大道上,在江堤处停下。放眼望见了雄伟壮丽的长江大桥,在波浪滚滚的江水中,几个巨大的桥墩稳稳地托住桥身,仿佛一条钢铁巨龙卧在长江上面。我们一行顺着台阶拾级而上,走过大桥,顺堤岸下坡,到达一处健身场所。在闲置的长椅上,三哥与老公畅谈着家事,我和两个孩子在健身器材上玩耍。
    夕阳西下,他开车领我们回家。三嫂已备好晚餐:米饭,四菜一汤。饭桌上,三哥指着鱼盘中的那条青黑雨,笑着说,尽管吃,正宗的武昌鱼!
   饭毕。稍作休息,他送我们再一次到宾馆,这一次他没有立即走,在房间里,他讲起了他的经历:
    那时上完高中的我正在内黄县挖河,被人通知接替父亲的班,刚开始到武汉,人生地不熟的,就爱玩扑克,和谁都玩,而且还上瘾。但我有一点优势,是父亲因技术过硬分了一间住室,留给我住。那时候来了两个工人子弟,说要复习考试,他们没独立的房间,就找到了我,我一口应允。他们开导我,不能光玩扑克,趁着年轻有精力,要学会追求上进。受他们的影响,我就开始学习,那时文理分家,感觉理科好学,就开始认真学习。当时除了简单的饭菜,其余就是学习,课本一页一页看,习题一道一道做,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考上大学。后来在工作的实际需要中,边干边学,又拿到了高级工程师职称,继而提干……路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只要永远心怀希望,勤奋好学,就一定能走出一条光明的路……
    那一整天,从未离开我们一步的三哥都作我们的向导,将他的热情和武汉的最美留给了我们,带给我们最深最真的感动。
   而今在武汉冠状病毒如此严重的情境下,三哥却又遇上这样困难的处境,怎能不让我们挂心?我们拨通了他的电话,当听到我们焦急的问候和准备财力上的支援时,他缓慢的声音传来:“我谢谢你们了!我、闺女、女婿都在医院,陪在你嫂子身边,吉人自有天助,你们不用担心。……至于钱,我个人的事我来想办法。在中国武汉这么大的疫情面前,如果你们真的想帮我忙的话,我建议你们拿出一点钱支援武汉。解决了大家的困难就是解决了我的困难……”
    放下电话,我与老公相视良久无语,从对方晶莹的泪光中,都感受到了彼此的心音:捐钱到灾区。
       我的三哥在国家危难时,自己的家更在风雨中飘摇时,考虑得却不是自己。是他,教会了我们要有一颗博大怜悯爱国爱民的心。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