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歌文坛《淇园笔会第四卷》 今天是:

文坛常客 - 吕文英 - 古槐苍桑
古槐苍桑
作者:吕文英  加入时间:2016-5-6 18:29:00  索引号:    点击:

    在淇县黄洞乡黄洞村的姚家老宅里,生长着一棵老槐树,树干直径达一米左右。相传是明代万历年间,姚家先人从山西洪洞县迁至此处时栽种,如此算来,距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前,老槐树树冠直径达二三十米,占地近一亩,树上挂满了密集的鸟巢,远远望去,整个树冠都是黑色的,枝头绿叶间百鸟和唱,一派生机。

   此槐为豆青槐,木质细密坚韧,槐花是天然染料,槐米是上好的中药材,槐叶及槐豆都是绝佳的食材。特别是槐叶,到秋后会逐渐变薄、变软、变甜,腌成酸菜,口感细腻,色正味甘,做成的饭象放了砂糖一样,酸中带甜。

   解放前,山东、滑县有几个大财主先后慕名前来,想出大价钱买走老槐做寿木,面对买家给出的诱人价款,贫穷的姚家,没一个人同意卖掉老槐树换粮换钱。

   姚家弟兄分家时,将槐树分给了姚治民老人。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洞村建煤矿,上级干部看中了姚家老槐树,提议砍掉做建矿的木材,姚治民虽然心疼,但为了国家、为了集体,他还是愿服从上级命令,忍痛割爱。当时几十个人拿着斧锯动起手来,把老槐树的一条裸露在地表的根砍下去有两个手掌深的时候,村长急急地赶来,大声喝止了众人,村长说:“这棵树是我们黄洞村的救命树,谁也不能砍掉它!”村民们一听村长站出来说话,马上一致附和,这才保住了老槐树。

   在那战乱频仍、灾荒连连、种地靠天收的年代,姚家老槐树的确曾是整个黄洞村的救命树。槐树极其耐旱,每逢旱灾蝗灾,庄稼欠收绝收,饥肠辘辘的乡亲们自然就想到了姚家的老槐树。善良大度的姚家人,向来都是自愿将槐叶与全村的乡亲们分享。村长总是组织二、三十个会结绳、会爬树的小伙儿,到姚家后院摘槐叶。他们会准备一大堆绳子,一条条地盘挂在树上,结成网,人就象蜘蛛一样在网间攀来爬去采摘。一树槐叶足够二、三十个小伙子采摘四五天时间,采下来的槐叶堆在地上,小山一样。黄洞村历来就是个大村,人口最多时达四五千口,即便如此,每人还可分一篮子(10斤左右)槐叶。为了答谢姚家,村长规定,姚家的人每人可分两篮子槐叶。穷苦的乡亲,用金贵的粮食配上槐叶,就能在频临断炊的时候逃脱死亡,渡过难关。

   槐米是上好的中药材,而且价值不菲。在生产队时,山区壮劳力干一天农活儿挣一个工分儿,每个工分儿价值三五毛钱,干一年活儿不过能挣一百多块钱。姚治民一家8口人,全靠他一个人挣工分儿养家,年终换回一百多块钱,根本不够几个孩子填肚子。但是每年从槐树上摘槐米换回六、七百块钱,可为孩子们换来米面、衣料充饥御寒,不但能解决他家的困难,还能接济更贫困的乡邻、亲友。所以,提起老槐树,姚治民老人总是感激地称它“保命槐”。

   古老的槐树历经岁月苍桑,见证着世事的兴衰,庇佑着在树下的子民。从老槐树下走出的姚家人,将老槐树的宽怀、无私代代相传,英雄辈出。

   民国年间,姚治民老人的一个本家爷爷名叫姚景贵,在尖山、老寨一带扯起一杆“姚”字大旗,拉起了近万人的队伍,在兵荒马乱中打黑除恶,为百姓申张正义,保卫一方平安,曾经远近闻名。

   姚治民的父亲弟兄五人,父亲姚廷贵排行老四。1941年,姚廷贵与五弟姚小孬一起参加了人民解放军,1942年,在林县河涧战役中,年仅26岁的姚廷贵英勇牺牲。1947年,年轻的姚小孬也在辉县的战斗中为国殉难。解放后,姚治民家的街门上挂上了两块“烈属光荣”的牌子,一度成为整个淇县的奇迹。

   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洞村要从沱泉村引水灌溉农田,在修建石头水渠的过程中,由于没有先进的测量设备,姚治民的大伯姚耿会靠一双肉眼测量渠道,最终成功地修建了一条长八、九千米的石头渠,使黄洞村大片的旱地成了水浇田。由于贡献突出,被光荣地评定为省劳模、全国劳模。那几年,大广播、小喇叭、报纸、收音机到处宣扬,美名远播,又一度给老槐树下的姚家增添了无限光彩!

   老槐树的树冠由三个主枝组成,每一主枝直径都有四五十厘米以上,盖房子做大梁的材料绰绰有余,但历经岁月苍桑,遭受风雨雷电的侵袭,如今已枝桠斑驳。老槐树的周围全住着人家,尽管大大小小的老枝不断往下掉,但从未伤过人,这不能不说是老槐树的神奇之处。(村里老人说,是因为老槐树上住了妖怪才招来了雷劈)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一个夏季,狂风乍起,暴雨滂沱,一道明亮的闪电劈来,在震天动地的雷声中,正西边的那枝整个驮了下来,将树干撕裂了一大块,砸坏了石头院墙,落在西边的园子里(后来那里盖上了房子)。

   东北角的那枝分两次掉落,都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第一次掉下来的那枝差点砸住邻居合林娘,幸运的是,只挂坏了她的衣服,将东边的房子砸了个洞。第二次掉下来的那段将房子砸塌了。

   老槐树的北边有两座老房,两房之间有一米多宽的空隙,老槐树长在西边那座房的东头前方。约2009年前后夏季的一天,雷电将北边的一枝从半腰截断,只听得“咔咔嚓嚓”一阵巨响,直径数十公分粗的老枝连着枝头茂密的绿叶从空中落下,向正北方的房顶砸去,院子里还有听到雷声出来看热闹的邻居,眼看来不及躲避,大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其料那树枝在空中借着风势飘移,正好落在两房之间的空隙处,不但没伤人,连两家的房子都未损伤。

   老槐树每次断枝落地,都会惊动全村人,引起人们的围观、惊叹、议论。由于三个主枝都已断落,如今的老槐树树冠直径仅有10多米,但每到春天,依旧绿叶繁茂,无限生机!

   如今的的姚家人衣食无忧,再也不用靠老槐树来保命、救命了,但他们却时时在怀念老槐树的恩德,把老槐树当成宝,视作神,去保护它,供奉它。淳朴善良的姚家人,总爱无比自豪地把老槐树的故事一遍遍地述说,老槐树的大义、无私、奉献精神也那一遍遍的讲述中广为传扬……

   姚家老槐树,愿你千载安好,万世长青!



 


《朝歌文坛》淇园笔会 由《淇县之窗---淇县热线》主办 栏目主持人: 朱莉娅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6249 电子邮箱: hnjulia@126.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