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朝歌研究 今天是:
  朝歌研究主页 商都研究 卫都研究 淇史钧沉 朝歌人物 文物文献 姓氏寻根 研究动态 百家争鸣 学者介绍  

 

   

 

文物文献 - 中原会盟”牧野之战 周武王“以至仁伐至不仁”
中原会盟”牧野之战 周武王“以至仁伐至不仁”
 
作者:记者张晓东文图  加入时间:2015-9-20 22:12:06  点击:

□记者张晓东文图

引子

经过几代人的积蓄,姜尚和武王都认为,讨伐殷商的时机已经成熟。所谓时机成熟,除了传统的说法:昏庸淫乐、屠杀忠臣、众叛亲离、民不聊生之外,现代学者还有一种看法,就是当时已经有大批殷商贵族和武王结成同盟,答应里应外合,加入武王的讨伐大军。

被后人尊为武圣人的姜尚,其实是搞间谍情报工作的高手。《孙子兵法》中就称赞:“昔殷之兴也,伊挚在夏;周之兴也,吕牙在殷。故唯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伊挚,就是伊尹,吕牙就是姜尚,孙子把“殷周之有天下”归于这两位王佐之才的间谍活动,是一种高度肯定。

商人有先进的青铜冶炼技术,兵器坚固锋利,还有记录语言的独特技术:文字;由此组建起庞大军事和行政机器,以及高度分工的文明。商人称霸中原六百年,从没有外来威胁可以动摇它的统治。

弱小的周人想推翻强大的商国,必须剑走偏锋,从其内部找办法,姜尚就找到了一条捷径——商人并非一个团结的整体,纣王身边充斥着心怀不满的兄弟和宗族成员,他的儿子们也为争夺继承权明争暗斗,甚至还有学者认为,纣王并非后世描述的那样昏庸,而是他的一些改革措施触动了守旧派贵族的利益,这些人要么公开跳出来反对,要么和周人“勾结”,或传递情报,或临阵倒戈。

正如史学家侯外庐先生认为的那样,“倒戈者不是奴隶,正是殷末社会变革之下的守旧派”。史学家罗祖基先生也认为,纣王发动的改革是导致守旧派贵族在周军压境时背叛的主要原因。像闳夭、散宜生这些曾经的商臣,最终也公开反叛到了周。

由于史料的缺失和模糊,我们如今无法知晓背叛纣王的殷商贵族究竟有多少?里应外合的商臣都有谁?但经过史学家们的梳理,一个叫胶鬲的人逐渐浮出水面。胶鬲是纣王时期的一个贵族,根据文献的记载,他曾经掌管过国家盐业,大概也算是部长级的高官了。《国语》中就曾隐晦地将胶鬲和妲己并称为殷商亡国的祸首,《吕氏春秋》也隐约透露出胶鬲向武王传递情报的故事。史学大家丁山先生就直言不讳地认为,胶鬲有可能是周人间谍,或许正是他策划了牧野之战的“前徒倒戈”。

牧野之战血流漂杵

公元前1046年,武王带着军队抵达朝歌城外的牧野。

这次伐纣,周几乎总动员。综合《史记》、《战国策》、《诗经》的记载,武王这次带去的兵力为战车三百多辆、虎贲(精锐部队)三千人、士卒两万六千多人,加上赶来助阵的诸侯军队,总兵力应该有四万五千人——所以大家不要被所谓的文王“天下三分有其二”之说迷惑,即使在武王伐纣时,周的力量还很弱小,所谓的八百诸侯可多是千人或万人的部落,这些盟友的兵力估计也就几百人或者几千人。

武王的对手纣王,由于主力军队还在和东夷人作战,只好临时组织了奴隶(成分可能主要为东夷奴隶),拼凑了70万人(另一说为17万人)的军队迎战。

战争的过程,以前常见的说法,是武王“以至仁伐至不仁”,奴隶纷纷倒戈,武王兵不血刃,大获全胜,进入朝歌。

这个说法,只有书呆子才信。

根据《武成》、《世俘》的记载,“牧野之战,血流漂杵,赤地千里”,双方进行了一场血战。

牧野之战和进入朝歌前后,周军不仅俘虏了大量人员物资,可能还对朝歌进行了掠夺。根据顾颉刚先生的统计,武王伐纣的战利品如下:战馘(guo,战后将敌人的左耳割下计入战功)十余万(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周国联军不过四万多人,减去后勤辎重文职等非一线成员,这意味着一个联军士兵平均要割掉敌人3只耳朵),战俘三十余万;掠走虎犀熊等动物一万余头;祭牲牛羊犬三千余头;佩玉十八万块……另外,忠于纣王的一百名大臣被押往周国,等候在武王祭祀时作为“人牲”……

因此,作为改朝换代的战争,牧野之战绝不可能是孟子所言“以至仁伐至不仁”的兵不血刃之战,而讨伐纣王的周军,推翻纣王,恐怕也不仅仅是为了“仁义”,战争能够洗刷几代国君的耻辱,更能够掠夺大量财富。

维师尚父时维鹰扬

让我们把目光拉回到那个结束殷商六百年统治、开启二周八百年江山的日子——公元前1046年1月26日的凌晨,双方军队连夜集结备战,连绵篝火映红了旷远夜空,人和牲畜的走动喧哗声终夜不休。当天空现出幽深的蓝色——这个武王每每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刻,双方军队列阵完毕。

周人和他们的同盟军,总共四万五千人。而商纣王集结的军队,则像树林一样多得无法计算——“殷商之旅,其会如林”(《诗经》),最低的估计也有十七万人,而且新的部队可能还在源源不断开来。

周联军列成方阵,向殷商的矛戟丛林走去。前排敌人的面貌越来越清晰,紧张气氛陡然加剧,联军将士终于再也无法挪动脚步。

一方是统治中原六百年的主人,一方只是数十年来活跃于西部边陲的方国,无论是双方的最高统帅还是普通士兵,都被命运之神带到了这个战场,他们都没有其他选择——要么在荣光之中踏上凯旋之路,要么被押解着送上“人牲”的祭坛。

曾经被噩梦困扰了数年的武王姬发做了战前动员:“今予发,唯恭行天之罚。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齐焉。勖哉夫子!”(《尚书》)

经过短暂而沉寂的对峙,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年过七旬、以老谋深算著称的太公姜尚,突然抛弃了所有的阴谋、诈术和诡计,如同一介武夫般怒发冲冠冲向敌阵。周人的求战欲望一下子被点燃,呐喊着撕开敌人的防线……

“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在《诗经》中,姜太公在那个清晨如同一只白头苍鹰盘旋在牧野上空。他面前的敌军阵列瞬间解体,变成了互相砍杀混战的人群。武王的部队旋即启动,三百多辆战车冲向商纣的中军王旗之处,虎贲勇士和联军部队也展开攻击……

在关键时刻,胶鬲等殷商贵族撕下了最后的伪装,在队伍中高喊“商军失败了,周军胜利了”,扰乱商军的阵线,甚至反戈一击。在此之前,纣王打了很多次仗,百战百胜,从未失手,但相信此时他已经明白局势无可挽回……面对敌人的进攻和部下的临阵反叛,只有仍忠于殷商的将军和士兵们在进行最后的拼死抵抗。

牧野之战整整持续了一天,周人以其特有的刚毅战胜了商军的顽强——当大地被鲜血彻底染红后,纣王逃离了战场,返回朝歌,在那里,他将结束自己和整个殷商王朝;而作为胜利者的周人,开始大步向朝歌迈进……

一个时代即将结束,另一个崭新的时代即将开始。

(“中原会盟”系列完)





 

 
     
中原会盟”牧野之战 周武王“以至仁伐至不仁”

《古都朝歌研究》 由河南淇县淇园工作室和淇县之窗网站联合 主办  栏目主持人:闫玉生  王之珩  贾振君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2204    电子邮箱: dong-tuozi@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