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朝歌研究 今天是:
  朝歌研究主页 商都研究 卫都研究 淇史钧沉 朝歌人物 文物文献 姓氏寻根 研究动态 百家争鸣 学者介绍  

 

   

 

姓氏寻根 - 卫国产生的孙姓
卫国产生的孙姓
 
作者:黄泽岭  加入时间:2009-11-26 18:59:04  点击:

   
  
      公元前771年,西周末年,周幽王宠幸褒姒,周王朝内忧外患,发生了犬戎之乱。卫国的卫侯姬和让太子姬杨和次子惠孙留守卫国都城今河南淇县,自己带长孙姬耳率卫军赴京勤王平乱,与郑武公姬掘突、晋文侯等人一起护卫周平王,并于公元前770年迁都洛阳,建立了东周。姬和保驾东迁有功,被晋封为一等公爵,赐号卫武公,并赐戚邑良田万亩、家奴万户为其食邑(在今河南濮阳市)。
  卫武公晚年时留下遗诏,让公孙姬耳做卫国国卿辅佐卫庄公,兼理河东戚邑的农作要务。不久卫庄公病逝,立公子完为王,是为卫桓公。卫国大局已定,百官朝贺。公孙姬耳奏道:“臣兄辅国政兼治戚邑已感心力不济,臣愿辞去国卿之职,携家小移居戚邑专事农桑,请准。”卫桓公劝道:“戚邑为东境要地,王兄亲管之堪称上策,但辞去国卿之职,社稷可要受损啊”公孙姬耳答曰:“君弟勿忧,国卿公孙石昔德高望重,可辅佐朝政。为臣虽移居戚邑,只要王宫有事,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卫桓公只好准了公孙姬耳移居戚邑。
  公孙姬耳带领戚邑濮地农奴,大力发展农耕,兴修水利工程,使山林粮田变得郁郁葱葱。一日,风和日丽,碧空万里,公孙姬耳率领武仲、兰儿兄妹及家官巡视田间。远处庄稼地里,农人们在辛勤地劳作,欢声笑语不时传来。大家来到桑林间,但见行行桑林枝肥叶茂,身着长裙的采桑女们纤纤玉手,上下翻飞,不大会儿,采桑的竹篮装得满满的,运送桑叶的姑娘们说着笑着走过,一片安居安业、歌舞升平的祥和景象。又有阵阵歌声从林中传来,仔细一听,原来是一对青年男女在对情歌,你一句我一句情真意切。公孙姬耳不禁大笑起来:“哈哈,老夫听了也觉年轻了许多。”
  戚府院内,兰儿与匆匆走出屋来的武仲相遇。兰儿说:“哥哥,你又要去见桑女姑娘”武仲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嘿嘿,哥哥是有正经事才去见她。”兰儿说:“那,我也陪你去,她都快成咱家人了,我也想去见见未来的嫂子。”武仲眼珠一转,“兰妹,恐怕你是另有所想吧”兰儿亦显不好意思地说:“哥哥,看你!”此时黑仔在远处喊:“少爷”武仲:“哎”黑仔:“老爷外出巡视农田,要你和小姐随行。”武仲:“知道了。你去告诉老爷,说我们马上就去。”
  野外,公孙姬耳和武仲、兰儿、总管安喜等人分乘的两辆牛车向前走着,远处传来一串劳动号子:“咱们——来打水呀,一罐又一罐哟,水流农田里哟,庄稼大丰收哇……”安喜说:“大人,此地人虽有歌咏之风,其所咏之歌却皆为俗音,不及宫廷歌乐之高雅。”公孙姬耳说:“宫廷歌乐虽美,可多是低吟浅唱,只是供消遣而已。农人之歌是发自肺腑之音,可以直抒胸臆。农人劳作时咏歌,可以鼓劲又可以消除疲劳。此才谓正声真音矣”
  田野上,公孙姬耳等人在徒步漫行,两位咏歌农人在河边拽绳打水浇地,附近冈坡上还独自坐着一位农夫。他们来到农夫身边,见农夫正在摆弄几支小木棍和几个小石坠。公孙姬耳说:“老人家,大家都在忙农作,你怎么在此捣腾小玩意儿”“哈,你说我捣腾小玩意儿”农夫抬头一看,甚感意外地说:“啊,是公孙大人”公孙姬耳说:“呃,我看你也有些面熟啊”农夫说:“我是仆兴啊。大人忘了当年你领着我们修筑河堤,那时我还年轻。如今人老了,我的小侄黑仔,也在大人府中做事呢。”公孙姬耳说:“啊,原来咱们是老熟人啦仆兴啊,你怎么一个人呆在这里,你这是在做何事啊”仆兴说:“我是在琢磨制作桔槔。我们那儿有井水没有河水,井水能饮用但不便浇地。不像他们这里,只用两条绳子绑个罐桶,轻轻在河上一摆,就能轻松地将河水浇进田里。因为从井里提出一罐水倒进田里,下一罐水还没提出来,浇在地上那点水就被黄土喝干了。田地不能浇,一遇天旱就绝收。我想做一种工具用它从井中取水,使无河地也能变成水浇地。”公孙姬耳说:“你这种想法很好。”仆兴说:“老爷若有兴趣,去看看我们的桔槔如何”公孙姬耳说:“好。”田野道上,仆兴和公孙姬耳、兰儿同坐在黑仔驱赶的牛车上。
  仆兴带领公孙姬耳等人来到一口周围摆了许多水桶、木棍的井旁。有人高喊:“喂,仆兴大叔回来了,大家都来看大叔搭做桔槔啊”公孙姬耳等人刚下牛车,一群年轻人就喧嚷着来到井旁,“大叔回来了”仆兴说:“回来了,小伙子们,快帮大叔搭木架”一小伙说:“是啊大叔,你老咋指挥我们咋干啊”小伙子们很快在井旁搭起了一个木架子。仆兴说:“帮我把长木杆安上架顶,在杆尾绑上石礅子”大家又很快绑好石礅木杆。仆兴亲自将水桶绑到系于杆梢的绳子上,又扶着绳子很快从井中提出一桶水,倒在摆放在井旁的罐桶里,之后,他又笑呵呵地说:“小伙子们,快准备挑水浇田吧”仆兴继续扶绳从井中提水,几个小伙子已先后挑水将井水灌进农田。
  立在井旁观看提水的武仲忽然眼睛一亮说:“父亲,仆兴大叔所创桔槔提水之法实为无河农田浇地防旱之良法,若濮地所有农田都推广桔槔提水之法,旱年就能像平常年景一样,永保丰收。”仆兴说:“对,你处亦可用此法提水浇田,亦可对此法有所改进,比如井旁有树,亦可在树上搭做桔槔。不过只靠桔槔提水浇田也不行,我看河水也能扩大利用。若在近河地开挖沟渠,在河上筑堰挡水让河水流进沟渠,沿渠人也能用河水浇地,遇到灾旱年,大家都能保庄稼有好收成。”公孙姬耳说:“妙,仆兴老友所出桔槔、堰渠水利之法皆为兴农良策,我们濮地要广为施行。同时我还要奏明君上,将此策推行到卫国全境,让所有卫国人都受益于此法。”
  河道上,农奴们在抛掷土袋子堆筑堰坝;旷野上,农奴们在挖修河渠;农田里,农奴们在操作桔槔提取井水浇田;河堰旁,河水哗哗地流进新挖的渠道里;小渠旁,农奴们在拽绳灌水浇田;异地农田上,农奴们在操作搭于树杈上的桔槔提水浇田。
  戚邑府院内响着喜乐,兰儿和另外一位伴娘搀扶着漂亮的桑女徐徐走向后院。少爷宅房前,邑民们欢喜地围着桑女和武仲,司仪在旁边高呼:“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新娘新郎入洞房……”新人拜过天地、高堂和对拜之后,被伴娘引进宅房。
  一日,朝歌差人向公孙姬耳报:“卫宫发生了叛乱,州吁引外族人混进宫中,杀死了卫桓公,自立为君王。国卿公孙石昔请您速去定夺。”公孙姬耳大惊,决定亲赴朝歌。
  乔装改扮的公孙姬耳来到朝歌,和公孙石昔商定了一条诛逆大计,让公孙石昔的儿子厚鼓动州吁到陈国结盟,暗地血书一封派亲信送到陈国,找到公孙石昔的好友、陈国大夫子针,历数州吁罪行,请求帮助。结果,州吁等人一到陈国,就被抓住斩杀。公孙姬耳、公孙石昔等众臣拥立公子晋登上了王位。
  公子晋登上王位,发布安民告示,卫国大局稳定,公孙姬耳又回到了戚邑。戚邑府堂内,公孙姬耳全家都在观看卫地乐舞。公孙夫人乐呵呵地说:“如今老爷已经告老辞官在家颐养天年,我们也有了孙子和外孙女,大家能像今日这样聚在一起悠闲,也算是一大幸事。”武仲说:“母亲,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当不当讲。”公孙夫人说:“我儿有何想法,快讲”武仲说:“古今人类繁衍别处能为一支者都以新的姓氏与他系相区别,如今我们公孙一门既已别处在戚邑之地,戚邑在濮水之阳,以后子孙也注定要以此地为根基,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以新的姓氏与其他公族子孙相区别?”公孙夫人说:“你父对此事已有考虑,但不知我儿欲以何字为姓?”武仲说:“以何字为姓儿尚未及细想,定姓为门族大事,儿以为还是请父亲来定为好。”公孙姬耳说:“为父已近暮年,定姓主要以我儿为始,要以何字为姓,我儿可自拿主意。不过,为父对此亦有所想,讲出来可供我儿参考。为父以为,汝祖父名唤惠孙,汝父为卫国公孙,汝为惠孙、公孙之后,去掉惠孙、公孙之惠、公二字以孙为姓,不知我儿以为此字如何?”武仲高兴地说:“好,此字最合我意!若以孙字为姓,我名即为孙武仲,亦可省称为孙仲。我儿名昌,以孙呼之,就该叫他孙昌,有子孙永昌发达之意!”

  (作者系濮阳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副主任) http://www.ddpy.com/Article_Show.asp?ArticleID=1626




 

 
     
卫国产生的孙姓

《古都朝歌研究》 由河南淇县淇园工作室和淇县之窗网站联合 主办  栏目主持人:闫玉生  王之珩  贾振君  策划设计:老农
 电话 0392-7222204    电子邮箱: dong-tuozi@163.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5000447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